您的位置: 主页 > 外媒谈谷歌CEO听证会:谷歌国会不该继续吵吵嚷
广告位

外媒谈谷歌CEO听证会:谷歌国会不该继续吵吵嚷

据国外媒体报道,Alphabet旗下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当地时间周二出席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议员们对皮査伊提出了许多关于政治偏见以及个人隐私方面的尖锐问题。但笔者认为,所有人不该只是围绕谷歌等大科技公司现有的问题吵吵嚷嚷,而是应该关注他们需要停止或开始做什么。

我从皮查伊出席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一事了解到的是:我们选出来的议员在追究实力强大科技公司的责任时,常常让我们失望。强大的科技公司也未能对公众负责。

Alphabet旗下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当地时间周二出席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后者对谷歌的行动进行了持续且必要的调查。议员们提出的许多问题主要集中在谷歌是否是一个有偏见的信息源以及谷歌收集了多少人的数据上。

这些都是重要的话题。但对于国会、公司和公众来说,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听证会价值并不大。国会议员没有提出尖锐的问题,也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后续问题,从而让皮查伊得以重复死记硬背的观点。皮查伊和他的许多技术高管同行一样,在涉及有关谷歌和互联网的重要哲学和实践问题时,往往会回避。

每个人都应该为这些失败负责。对科技公司来说,真正的责任不应该是指手画脚或回避问题,而应该是超越那些陷阱式问题和答案。

在政治偏见这个话题上的失败是最令人震惊的。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谷歌多次被指控歪曲网络搜索或屏蔽其他信息以压制保守观点。这些指责大多是出于恶意,目的是为了获得政治加分。但即便是那些有关谷歌客观性的不合理质疑,其背后也有合理的依据。

人们在谷歌上看到的网页链接排名或自动推送YouTube视频有着不同的优先级,其背后的计算机模型是通过黑箱实现的。这种内在的保密性加之许多美国谷歌员工的自由主义倾向,助长了人们对谷歌的信息订购系统是扭曲的质疑。不久前,美国政府对谷歌进行了另一项调查,原因是谷歌存在另一种偏见,其偏向于自己的技术服务,而不是Yelp等竞争对手的服务。

偏见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皮查伊回避了如何让天平向有利于自己技术方向倾斜的问题。对于政治路线上的偏见,皮查伊有一个更好的答案:该公司设计的计算机系统带有故障保险,这样就没有任何员工或一群员工能够操纵这项技术,而谷歌也没有利益动机去根据意识形态扭曲信息分配。一些国会议员似乎不愿接受这个答案。

如果国会议员和谷歌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横加指责,那会怎样?例如,谷歌是否可以私下为议员提供公司的计算机代码进行审查,并让技术专家来解释这一切?这里有一些先例。包括微软和华为在内的一些科技公司,主动为政府提供代码,对其软件进行保密检查,以评估潜在的安全漏洞。我真的不知道这对于谷歌和偏见问题是否可行,我也不知道这是否会安抚那些质疑谷歌存在偏见的人。但是,寻找偏见问题的解决方案更有价值的,而不是延续谷歌和它的批评者互相攻击的模式。

在谷歌收集数十亿人数据的重要问题上,皮查伊回答了一些尖锐的问题,尤其是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的问题。皮查伊似乎比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了解谷歌收集的信息类别,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像应该做的那样乐于提供信息。不过,与其花几个小时列出公司收集的所有数据类别,还不如采取另一种方法。

无论如何,开始关注谷歌收集了足够多的关于人们在线行为和习惯的信息将是有益的。我们应当要求谷歌承诺,只有在人们明确同意的情况下才能收集数据。但默认情况往往恰恰相反;诸如用户搜索行为、物理位置和网站浏览的信息都被谷歌所收集,除非人们明确告诉谷歌不要收集信息。我们应当要求谷歌等公司承诺对用户人们下载到手机上所有应用程序的数据收集功能进行审核,并要求了解这些应用程序开发商是否会出售位置信息。让我们把话题从科技公司在对个人信息做什么转移到他们需要停止或开始做什么。

需要澄清的是,我不想重复这样一种错误的观点,即国会议员都是不愿意也无法理解科技公司运作方式的老顽固。一些国会议员提出了很好的问题。有些人则没有。然而,这种形式似乎不是决定公共政策的好方法。从各方面来看,如何应对大科技公司权力这个棘手的话题值得我们做得更好。

广告位
上一篇:韩国新税法拟对谷歌FB等征收增值税 明年7月1日生
下一篇:三星:正在重新评估与Supreme Italia的合作

您可能喜欢

cad教程 ps教程 音符素材 英文简历模板word 不想 抢镜 建成 城市 权力 雀巢 金庸诉 演示 汇总 守望先锋名字好听的
回到顶部